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走进七月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605 期发布时间: 2018-07-09 09:15:16 编辑:杨静 责任编辑:黄智宇
七月,在猝不及防中走来了。

◆胡忠伟

 

    七月,在猝不及防中走来了。

    清晨,小鸟清脆的叫声将我从睡梦里叫醒了,仔细听,似乎是布谷鸟,“布—谷,布—谷”,激越亮丽,穿透沉沉的空气,从田野里一声紧似一声地传来。

    灰喜鹊大摇大摆,从地头走到地尾,像可爱的农人,正在打量田地的收成。远远的天空,朵朵白云,漫天散步,远了又近了,把蓝天打扮得分外亮蓝。

    难得这样的好天气,正是父老乡亲们晾晒麦子的日子。

    七月的天气,像是一位专制的家长,有点霸气,有点毛躁。刚才还是烈日当空、暑气逼人,瞬间却乌云横渡、电闪雷鸣,泼下雨来,霸气得让你无言以对,叫你措手不及,叫你无可奈何。真可怜了那些龙口夺食的人们,眼看着白生生的麦子被大地烘烤得冒汗,心里欢喜得像喝了蜜似的,但这会儿他们却急得手忙脚乱、汗流如雨。好在,人们与时间赛跑,抢在天公发怒之前,把那些颗粒饱满的麦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放在了牢靠处。雨下起来了,农夫们蹲在门道里,点上旱烟,吧嗒吧嗒地抽着。一只猫安静地盘踞在脚旁,难得的安稳,难得的静美。

    我想起在干旱的年月里,为糊口而四处祷告祈福、苦苦求雨保收成的乡亲们;也想起了顺从天气、顺应四时更替而播种、收获、储藏的农夫们,他们的劳作,被伟大的诗人唱和在《诗·豳风·七月》里:“六月食郁及薁, 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美丽的四时节序之美深深地隐藏在这首《七月》里,每每读之,都感到了无比的喜悦和自豪。今天,当我们穿过时光隧道,重新捕捉那段岁月,灵魂相逢在《七月》里,我们看到了相似的自我,相互辨认,相互试探,甚至会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出去,彼此拭出了对方的温度。春播夏耕,秋收冬藏,就是这些无声的四时节序,磨砺了我们的双手,历练了我们的智慧,在先人的声声叹喟里,我们顺应天意,感受四时接替,伟大质朴的劳作使我们生长,如一茎麦子,不管风吹雨打,不管日晒霜淋,都承受着岁月的煎熬,经历着新的成长,如此构成了一个个平凡的日子,正是这一个个平凡的日子才成就了人的一生,也短,也长,直至我们两鬓斑白。

分享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