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秋阳下的花生芽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635 期发布时间: 2018-08-20 10:45:57 编辑:甘勋乐 责任编辑:黄智宇
当“毕毕剥剥”的阳光弹射到树叶上、弹射到墙壁上、弹射到土地上的时候,我就知道岁月的脚步已迈进秋天的门槛了,阳光变得有些硬度,不再像春日、夏天那么绵软。

    中国彭水网王丕立)当“毕毕剥剥”的阳光弹射到树叶上、弹射到墙壁上、弹射到土地上的时候,我就知道岁月的脚步已迈进秋天的门槛了,阳光变得有些硬度,不再像春日、夏天那么绵软。从土地上反射回来的太阳光作着脆响,散发出一种甜甜的泥土独有的香味,像一柄隐形的悬钩,钩沉起贮存在记忆中的味道,那是花生芽紧实的香甜味,紧接着一首儿歌越过几十年的光阴蹦跶出来。

    我的眼前一下浮现出儿时在家乡农产品捡漏的情景,社员们出队工,一群人挑着箩筐来到花生地里扯花生,那时花生藤上的叶子已经锈迹斑斑,像硝烟冷却的战场上零落的树叶,破败萧然。社员们撸着花生藤向上一提,就带出了泥土中蚕茧形的花生,每根茎下都有很多粒,有时,用力不当,很多花生子粒会落在泥土里。秋天的阳光,“沙沙”地响,那是能量传播的声音,这能量将泥土捂得发烫,遗落在地下的花生,获得了能量,它的胚芽一下冒出头来,顶破了“麻屋子”,接着又顶破了“红帐子”,几天后,一个又白又嫩的胖小子终于从泥地里探出头来。我邀约一群小朋友,背着锄头,到扯过花生的地里展开“掘地式”翻挖,在翻开的泥皮中,时有胖胖的花生芽,我们将它捡拾进身后的背篓。

    花生芽刚长出两片肥厚子叶时,是食用的最佳时期,等它长出中间薄薄的嫩叶,芽茎就不再脆嫩,吃时口感就大打折扣。因此翻挖花生芽也是有时限的,地里的落子时间一久,土地上一准冒出许多的嫩苗,到那时,吃花生芽就得翻过年去了。

    母亲炒的花生芽特别好吃,吃在嘴里又脆又香,不时闻到一股阳光般悠悠的甜香味。不要等到吃,母亲炒花生芽时,我就开始享受那种香味了。那白白胖胖的芽合着辣椒、香葱在锅里不停地翻炒,香味沿着炊烟一路飘撒,在屋后一塍田劳作的姐姐们开始大声说:“你猜妈在炒什么菜?”“还用说吗?花生芽啊。”姐姐们的说辞一下吊出了我的馋虫,我一溜烟跑回家去。吃一口花生芽,那味道立马驻进了我大脑的记忆库。

    走在异乡的路上,不经意打捞起曾经生活的碎片,那熟悉的味道又唤醒味蕾,乡愁也就翻腾在浓稠的故乡风味里。

分享
相关新闻>>

上一篇 : 悠悠七夕情
下一篇 : 眷恋新米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