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眷恋新米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645 期发布时间: 2018-09-03 14:55:33 编辑:甘勋乐 责任编辑:黄智宇

    中国彭水网◆何龙飞)新米,油浸,光亮,清香,饱含着父母浓浓的爱、深深的情,系我和弟弟与日俱增的眷恋。

    儿时,无论稻种是四黄,还是贵朝,都种得认真、辛苦。到了秋收时节,尽管亩产仅有四五百斤,但父母累并快乐着,也感欣慰。对于最先加工出的米叫新米。

    吃新米要吃干饭,那才更饱腹、更有味道。母亲谙得此理,挽起衣袖,有条不紊地忙碌开来:舀米、淘米、洗锅、加水、下米、烧火、涨后沥米。顿时,新米煮融泛了,散发出的清香,早已弥漫在灶屋内,惬意了我们的嗅觉与心灵,连口水都快出来了。

    母亲是做菜烘饭的能手。不出一刻钟,在火力的助威下,香喷喷的菜烘饭便大功告成。哇,我们赶紧深呼吸菜与饭交融的香味,只任嗅觉得以尽情地潇洒。吃新米饭了!母亲一声吆喝后,揭开锅盖舀饭,父亲摆筷,我们端饭碗。再在咸菜的佐餐下,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加上父亲对“吃新”连珠炮般的解说,这顿新米饭就更有文化底蕴、更有意思了。尤其是不时发出的感叹声与笑声,更让“吃新”温馨、甜蜜,别有一番韵味。就连当晚的梦乡,在新米饭的氤氲中,我们也会陶醉。

    于是,我们品味、记住了“吃新”,珍惜着余下的稻谷,与杂粮间岔着吃或混合着吃,度过生活清苦的岁月。翌年,新米来了,新米饭香了,一家人依然兴奋不已,乐此不疲。不过,母亲会轮流做出辣光烘饭、菜烘饭或甑子蒸饭,以满足我们不同的口味,理由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每样都吃一下,也有新鲜感,要不然,会腻的。想想也是,我们理解、支持、配合着母亲,也格外感激母亲的操劳和良苦用心。而母亲总是淡淡地一笑,说只要我们吃安逸了,她累点、苦点也值。

    读书了,秋收后的新米多了用途,不仅自家要“吃新”,还得考虑亲戚或朋友,以便联络友情。而且,父亲也很在意加工新米这件事,扳着手指头,盘算着送谁、送多少、留多少自家吃。虽然还是到加工厂加工新米,但父亲咬咬牙,沉沉地挑去稻谷,重重地挑回新米和糠。分别为亲朋装好新米后,余下的新米才进了家里的米坛。做完这些,父亲才会长长地舒口气。

    我们趁回家拿钱的机会,看到了米坛里的新米,吃到了母亲烹煮出的新米饭,那舒爽、那温暖、那幸福、那欢愉,在欢声笑语中得以尽情地诠释。当听到父亲讲述的送新米故事,看看碗里的新米饭,我们心里五味杂陈,禁不住潸然泪下。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父母的鞭策、鼓励下,在新米的滋养下,我们先后考上学校,参加了工作,有了一席之地。对于这些,我们发自内心地感激新米,感恩父母。而新米还是年年有,岁岁新,父母还是勤劳苦作,种稻谷、加工新米、煮新米饭、吃新米饭,过着平凡而普通的农家生活。特别是父母尽可能地为我们送新米或叫我们回老家去拿新米,极尽关爱之能事,不能不令我们感动不已。

    成家立业了,父母不改初衷,依旧会在秋收后加工新米、为我们送来新米或喊我们回屋去拿新米。不变的是父母的真情和挚爱,变化的却是自家有打米机了,不用再到村里加工厂加工新米了,亩产大幅提升,新米品质大大改善,新米饭更为美味。我们也随着新米的上档升级而心想事成、节节攀升,常令我们感怀,常令父母荣光。

    今秋,老家的稻谷又丰收了,父亲来电催我们回去拿新米。我们确实忙,暂时回去不了,但为了不辜负父母的深情厚意,一定会抽时间回老家见到新米、享用新米的。此时此刻,我们越来越感到自己不单深爱着父母,还深情地眷恋着新米,不为别的,只为新米里融进的那些感人肺腑的爱与情。

分享
相关新闻>>

上一篇 : 秋阳下的花生芽
下一篇 : 转眼秋来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