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新闻频道> 社会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新闻频道> 社会

他为村民义务摆渡23年 如今换村民为他渡难关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680 期发布时间: 2018-10-26 11:15:14 编辑:骆容 责任编辑:黄智宇
从河的这头到那头,摆渡人一遍遍为他人撑船,风雨不改,23年不收一分钱。他总认为,自己只要还有力气就能帮人渡过湍急的河水和生活的困境。但,他却没料想到,有一天,他和自己的家人也需要被人“摆渡”,而这群摆渡他的人就是曾经那些他摆渡过的村民和孩子。

    中国彭水网(华龙网记者 李华侨/文 全媒体记者 蔡 秀 /图)从河的这头到那头,摆渡人一遍遍为他人撑船,风雨不改,23年不收一分钱。他总认为,自己只要还有力气就能帮人渡过湍急的河水和生活的困境。但,他却没料想到,有一天,他和自己的家人也需要被人“摆渡”,而这群摆渡他的人就是曾经那些他摆渡过的村民和孩子。

聂万顺来到他曾经摆渡的地方。 

     渡船

    亲眼目睹亲戚过河溺水 他出钱造了摆渡船

    聂万顺坐在黔江中心医院病房外的板凳上,低垂着眉眼,一筹莫展。他手里握着用牛皮信封装好的一沓钱,共有15000元,这是老乡们为他凑来的捐款,当他的妻子被查出肺癌以来,这个年近50岁的汉子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聂万顺!”“聂万顺!”看着手里的牛皮信封,聂万顺陷入了深深的回忆,脑海中仿佛又听到米场坝村的村民在喊他。曾经,聂万顺这三个字在村里就像是“机动队”,哪家的娃娃上学要过河了,哪家有事需要帮忙了,村民都会扯着嗓子到河边喊着“聂万顺!”

    聂万顺的家乡在郁山镇米场坝村,那里有条朱砂河。上世纪80年代,村民要到镇上,必须赤脚趟水过河,甚至包括上学的学生娃娃。朱砂河从聂万顺家门前流过,每次,他看着村民和孩子们淌水过河都悬着一颗心。

    “很远的地方有座桥,如果要绕路走桥,大约得多花费2个小时的时间。”聂万顺说,朱砂河枯水季节约一二十米宽,水可以没过膝盖,涨水时就有30多米宽,大人都不敢过河,“以前有政府有设渡口,后来摆渡人去世了,渡船也就停了。”

    其实,聂万顺的担心不无道理,据村里多位村民回忆,在1990年时,有人过河时被河水冲走溺亡。这人,正是聂万顺妻子的堂弟安仕玉。

    那个夏天,聂万顺至今记忆犹新。因为下了场大雨的缘故,朱砂河的水很急。

    那天,安仕玉准备去赶场打菜油,路过聂万顺家,两人还打了个招呼。聂万顺看着安仕玉脱掉鞋裤,在手里举着过河,河水没过了他的腰。

    聂万顺对着安仕玉喊了句:“小心点!”对方回了句:“没事,水不深。”聂万顺也没在意了,进了堂屋。

    突然,一声急促的“救命”,让他赶紧跑了出来。聂万顺看到安仕玉在河中央扑腾着,已经被冲走七八米远。他裤子都没来得及脱掉就跑下河,但最终,还是没有救到人。

    两天后,安仕玉的遗体在下游的一个河滩被发现。此后,看到村民和学生从门前过河,聂万顺都会扯着嗓子吼“小心点,走慢点。”他站在门前直直地盯着过河的人,直到他们安全过了河,他才会去做其他的事。

    聂万顺是个普通的农民,文化不高,他一直希望下一辈人能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特别每次看着学生们趟水过河,他都担心不已。思来想去,他和家人商量,自己掏钱造个船继续摆渡。

    他的想法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家里拿钱找木匠打了只船,此后的几十年,聂万顺就和这艘船牢牢“绑在”了一起。

    渡人

    风雨不改坚守23年 免费为村民摆渡

    每天早上六点过,聂万顺就起床了,他拿着竹竿,来到河边的渡船上等待着坐船的村民和学生。

    冬天的时候,天还没亮,聂万顺就到了河边,用河水洗把脸让自己清醒过来,冰冷的河水有些刺骨,他打了个哆嗦,把手放在嘴边哈了口气放进兜里,坐在岸边吧嗒几口烟,等着需要坐船的人来。

    聂万顺习惯性地带着手电筒,看见有人从远处走来,他就帮着电筒给他们照明。等村民都上了船,他撑着竹竿让船缓缓向对岸驶去。江水很静,村民们有的沉默不语,只有孩子们讨论学校趣事的声音喧哗着,打破了米场坝村的宁静。聂万顺也不插话,静静听着,偶尔跟着发出几声笑声。

    待大家上了岸,聂万顺又回家扛起锄头,出门下地做农活。等到了下午放学的时间,他又早早到了渡口,等待放学的孩子。

    每次,聂万顺都是等村里的学生坐满了,他才会把船撑走,学生们也很准时。然而有一天早上,有个叫聂超的孩子一直迟到了半个小时左右还没来。聂万顺将学生们送到对岸后,去了聂超家里查看情况。

    原来,聂超考砸了,心情沮丧产生了厌学情绪。聂万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娃儿,你看我跟你父亲这辈就是不识字,所以没出息,你们现在条件好,有书读,要珍惜。”聂万顺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不会说大道理,但他这番朴实的话却触动了聂超的心。

    第二天,聂超早早就出现在了河边。两人见面后,对视而笑,什么都没说,但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村里的乡亲需要渡船或者家里有事需要帮助,就会扯着嗓子叫聂万顺,他听到后立马丢下手里的农活,小跑过去。

    在村民老郭的记忆里,聂万顺从来没有收过一分船费。有时候村民们给钱,聂万顺全都拒绝了,他说:“乡里乡亲的,大家住在一起,都是互相帮助,而且大家经济都不宽裕,没想过收他们的钱。”

    聂万顺的渡船,一撑就是23年。

    渡情

    妻子患癌 村民集体帮他筹款渡难关

    慢慢的,村里的条件开始好了起来,壮劳力都去外面挣钱了,但聂万顺始终不愿走出大山,他觉得,如果自己也进城,就没人管这些过河的学生了。直到2013年,村里修了公路,很多村民买了车,交通方便了,学生们也都到城里读书,慢慢的,这里不再需要人摆渡,聂万顺这才停了渡,与妻子进城打工了。

    今年7月,聂万顺的妻子在黔江中心医院检查出肺癌早期,昂贵的医药费让聂万顺一筹莫展。“不管花多少钱都要医!”聂万顺四处借钱给妻子治病,几期化疗下来,已经用了好几万元,聂万顺一边在帮人做木工,一边照顾妻子,经济的压力让这个汉子老了一大头。

    得知聂万顺妻子患癌,堂哥聂万明也是惊了一头。在他印象里,聂万顺一家老老实实,生活也过得很紧,不富裕,这笔费用着实让这家子人难以承担。可咋整呢?聂万明将聂万顺的情况,在村里的微信群发布了出来,并号召大家帮忙捐款。

    村民们听后,立马帮忙筹钱,这家几百、那家几百。以前聂万顺帮助过的村民来了,载过的学生娃也来了,大家陆陆续续为聂万顺的妻子筹集了15000元的捐款。

    聂万顺曾经的船客老郭给其妻子捐助了200元。他说,聂万顺为人实在,平时话不多,以前他经常免费载人过河,现在大家的这些钱算是给他补上的“船费”。“他现在生活很难,希望能帮到他一点”。

    “觉得很感动,很感谢他们的关心和照顾。”聂万顺不大会说话,面对大家的好意他大多只会低着头使劲点着头不停说着“感谢!”。他说自己以前为大家做的事情都很微薄,没想到大家还能记得他,还来帮助他。

    其实帮助聂万顺的不只被他摆渡过的人,记者从米场坝村委会了解到,考虑到聂万顺家里因病致贫,村里已帮其申请低保,申请下来后,医保报销后,还能一次性报销10%的医疗费。

    “聂万顺!”透过病房外长长的走廊,低垂着头的聂万顺循声抬起头远远望了出去,他手里捏着塞满钱的信封,仿佛看到走廊的尽头是乡亲们的笑脸,里面有老郭,有聂超,还有妻子的堂弟安仕玉。

后续报道

    医疗政策做后盾让他心里有了底

      (全媒体记者 蔡秀 甘勋乐)10月24日,记者在那条聂万顺曾义渡23年的河边见到了他,朱砂河依旧流水潺潺,只是河岸边再也没有等待渡河的学生和村民,只剩下几幢空空的民房。
 
     见到聂万顺时,他往日的愁容消散了些许。    “前期的医疗费用已经报销了2万多元,一共收到了好心人捐助的4万多元。”聂万顺说,妻子生病时,他并没有外传,家里的一个兄弟意外得知后,没想到一传十,十传百,妻子生病的事儿就传开了。当地村民得知情况后,出于当年乘船的恩情都主动伸手出援手。“没想到当年的一个举动,如今得到了大家的帮助。”说起当地村民的善举,聂万顺感动不已,他将村民的捐款明细都一一保存在了手机里,希望以后能慢慢将这一份份恩情还上。
 
 


聂万顺将村民的捐款明细存在了手机里。

      当天下午,在米场坝村委会议室里,一场特殊的村民代表会正在进行着,聂万顺一家是否纳入此次贫困户动态调整中成了会议的主要内容。最终,经过村民代表的无记名投票,全票通过同意将聂万顺一家和王化清一家一起纳入此次因病致贫的动态调整中。下一步,郁山镇将材料申报给县扶贫办,将其纳入贫困户范围。    郁山镇工作人员介绍,通过农村医疗报销,聂万顺的妻子安仕树的医疗费用已经报销2万余元,剩余的3万余元还可以申请第二次医疗报销和大病医疗救助,聂万顺自己只需承担一小部分不能报销的特殊药品费用。    聂万顺说,村民的爱心帮助让他又意外又感动,如今又有政策扶持,他心里也就有了底。目前妻子安仕树已经出院,住在黔江的出租屋里,病情得到了控制。

 

 

分享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