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风过叶满地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681 期发布时间: 2018-10-29 11:41:32 编辑:杨静 责任编辑:黄智宇
秋风渐起,又到了落叶飘飞的季节,也许最初坠落的只是那么零星的几片,像一只两只断魂的蝴蝶。

◆王春玲

    秋风渐起,又到了落叶飘飞的季节,也许最初坠落的只是那么零星的几片,像一只两只断魂的蝴蝶。古人常以小明大,“一叶落而知秋”,这是古人的智慧,其所传达的意境是优雅含蓄的,还有一点淡淡的忧伤,但从这几片落叶里感知的秋意毕竟是淡淡的,当峭厉的西北风把天空刷得愈加高远,当陌上阡头的孩子望断最后一只南飞雁的时候,便有了“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壮观。

    虽然城市对季节的变换已经淡漠,但深秋的风依然会扫荡每一棵树上的叶子。深秋时节,一阵凌厉的风掠过,城市的街道上落叶纷飞,构成了一道独有的风景。路人行色匆匆,走在自己的悲欢里,身穿橙色衣衫的清洁工仰望着天空,却看不到它的空旷和高远,弯下腰继续辛勤地清扫,落叶满地渐渐成为仅存于诗歌里的意象。多年以前,我还是那个大学校园里梳着麻花辫子的清纯女生,喜欢把书抱在胸前,喜欢绕远路去走那片杨树林,春天里感受新芽初绽的欣喜,风过叶满地时,聆听脚下窸窸窣窣的声响,咀嚼着曾以为会铭记一辈子的心事。

    长风又一次流淌过满树的叶子,多少岁月都成了过往,多少人多少事在时光里渐渐模糊。落叶纷飞里,我无法忘记老家门前那棵生生不息的老树,也许,日暮里再无炊烟袅袅升起,可对于远走他乡的人,故乡永远有一条不能扯断的线。我看到了瘦弱的母亲,为了不让我们在冬天里挨冻,她扫起满地的落叶,拾起一节节枯枝,燃成温暖传递给我们。母亲在灶台里点燃的昏暗的火焰,照亮了我独行的路,一任前程苍茫,风雨如磐……

    千百年来的秋天都是这样,把叶子纷纷抖落,把人的思念纷纷挂上枝头。是该回去了,去看看门前因我成熟而枯黄的大树,还有落叶里沉睡着的母亲。慈母手中的线永远牵着远行的脚步,我匆匆的步履就是母亲密密缝合的针脚。无论,我肩头依然是破烂的行李,还是已找到了天堂,我都要归来。母亲的坟上有一棵树,叶子纷纷落下,把母亲的坟头遮盖得严严实实。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淡淡的红晕,一声轻轻的叹息。母亲去了,心灵失去了依靠,阴阳相隔的瞬间就有了那种到处漏风的感觉。岁月无法伸出一只手,挽住过往的流云,可我会用心拾取母亲的笑容,用她的爱和善良做成灯盏,点燃在心里,走过人生季节里的起起落落。

    草木枯黄又一秋,那满地的落叶虽已枯萎憔悴,而在流年中刻在心中的那份真情,穿透茫茫岁月,却永远鲜活如初。

 

 

分享
相关新闻>>

上一篇 : 漫长的下午
下一篇 : 姐 姐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