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冬风呼呼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730 期发布时间: 2019-01-07 10:25:56 编辑:赵秀梅 责任编辑:黄智宇
不管是怎样的年景,或许一冬无雪,但绝对少不了风。冬风往往在凄寒的夜里酝酿,一大早便开始猖狂,吹到人身上,如刀如箭般刺骨。它们比春风毒,比夏风烈,比秋风虐。你在路上走,穿得再厚,裹得再严,眼睛总要露着,冬风见缝插针,三下两下就能把整个人的脸吹麻木,从嘴里说出来的话不利索。

    ◆雨山

    呼——呼——

    不管是怎样的年景,或许一冬无雪,但绝对少不了风。冬风往往在凄寒的夜里酝酿,一大早便开始猖狂,吹到人身上,如刀如箭般刺骨。它们比春风毒,比夏风烈,比秋风虐。你在路上走,穿得再厚,裹得再严,眼睛总要露着,冬风见缝插针,三下两下就能把整个人的脸吹麻木,从嘴里说出来的话不利索。

    冬风很低调。树上的枯叶没落尽,它帮你;河面上的冰没冻实,它帮你;麦地里的雪想多呆几天,它亦帮你。在寂寥的田野上,风来去无踪,来去无声,仿佛雄狮一般,是这一块的霸主,不允许任何外来者侵犯。它的低吼,既慵懒又沉稳,既威严又松散,你站在那儿听,心里不禁瑟瑟发抖。当然,你走你的路,毫无畏惧地走,冬风只是掀掀你的衣领、袖口,刺刺你的脸颊,它断然守不住偌大的冬天。你只管往里走,在麦地里站一会儿,望一望远方,岿然不动的村庄,傲然耸立的大白杨,默然值守的电线杆,严阵以待的玉米秸,你会动心,你会爱上这种被冬风统治着的看似空旷的空旷。

    呼——呼——

    你要是能听到冬风,我想你是安静的。你要是能感受到冬风,我想你是自在的。

    记得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冬天,我帮奶奶糊窗户。先要把木格窗上残留的一层又一层的窗户纸刮干净,一层代表一年,像树的年轮。再往上面抹浆糊,粘窗纸。奶奶从小卖部买来的一大张窗户纸,白白的,细看还可以看到上面散落的麦秸,于是这样的纸张,有草木的味道。它平整,紧致,似透非透。窗纸的白,让屋子里一下子亮堂起来,与此同时,薄薄的窗纸,更让冬风无懈可击,屋子里有了淡淡的暖和气。那个寂静的冬夜啊,我在奶奶的火炕上安眠,睡得无比香甜,至今回味无穷,然而,很快,伤感也油然而生。

    这就是冬天的风,任性,孤傲,亦可爱,我明白它骨子里的韧性,懂得它对时光的那份咬牙切齿的爱。

 

分享
相关新闻>>

上一篇 : 怀念山庄那棵大树
下一篇 : 沿着新年的脚步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