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石磨豆腐,家的味道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730 期发布时间: 2019-01-07 10:31:30 编辑:赵秀梅 责任编辑:黄智宇

清晨,路过早市场的豆腐摊,那颤巍巍、白嫩嫩的豆腐,在寒风中冒着缕缕的热气,飘逸着浓浓的豆腐香,一下子把我拉回到小时候磨豆腐的难忘时光。

    ◆张西武

    清晨,路过早市场的豆腐摊,那颤巍巍、白嫩嫩的豆腐,在寒风中冒着缕缕的热气,飘逸着浓浓的豆腐香,一下子把我拉回到小时候磨豆腐的难忘时光。

    小时候,每年寒暑农闲时节,我家都要用石磨磨几回豆腐,改善一下生活。豆腐是老百姓一辈子吃不够的美食,爹娘经常跟我念叨“白菜豆腐保平安”!

    豆腐是廉价的美味,但是做起来却相当繁琐,记忆里每次做豆腐都要全家人齐上阵。前一天晚上,母亲从粮仓里取回一盆成色最好的黄豆,簸净后放到大盆内用凉水浸泡一宿。第二天天不亮,全家就忙开了。父亲备好各种家什,然后添柴烧水,母亲淘洗泡好的黄豆,姐姐洗刷各种用具。

    一切准备就绪后,母亲带着孩子们轮流抱着磨棍转一个多小时圈圈。磨盘上泡豆堆起金黄的小山包,一边推磨,一边将泡豆缓缓加入磨眼。不消片刻磨口便淌出乳白色的琼浆,接满一桶便倒入水已开的大锅内。

    灶膛内,火苗不急不缓地“舔”着锅底,母亲则用勺子不时搅动锅内雪白的浆液,并把悬在表面的豆沫打消,融入豆浆里,否则豆腐会有豆腥味。

    “一轮磨上流琼液,百沸汤中滚雪花。”满锅的豆浆开始慢慢翻腾起雪花般的浆液,这时要细火慢煮,否则一旦大开起来,会迅速冒出锅外。母亲一声“开锅啦!”大家便又紧张起来,空水缸上吊起十字架,上面悬挂着系好四角的白纱布,母亲用盆将锅内滚开的豆浆舀起倒入豆腐包内过滤,然后父亲用夹棍挤压豆汁,滤好后倒出豆腐渣,继续滤下一锅豆浆。

    滤完豆浆,母亲从缸内舀出一小盆,一碗碗分着喝。我边喝着香甜的豆浆,边看母亲“点豆腐”,只见母亲拿小碗取少许卤水兑水搅匀,缓缓滴入缸内热气腾腾的豆浆中,并用勺子轻轻搅动,缸内的豆浆渐渐地成了絮状沉淀。

    点完卤水,盖上缸静置七八分钟即可享用豆腐脑了,最开始的豆腐脑似凝非凝,特别细嫩。盛上一碗豆腐脑,浇上用辣椒面、香菜末、黄豆酱油拌好的酱料,就可以美美地享用了。转眼间,两三碗豆腐脑下肚,爽滑鲜嫩,唇齿生香,回味无穷。

    缸里的豆腐脑已经充分沉淀成絮,锅上早已搪起大筛筐,筐内铺好白纱布,母亲就一盆一盆把豆腐脑倒入筛筐内。缸底的豆腐脑老成更有豆腐的香味,要留出一大盆,够一家人再享用一两天。筛上合拢豆腐包,上面放一盆豆腐渣或半桶水开始压豆腐。

    半小时后即可开包吃豆腐了,往往这时,一家人的肚子都已经饱了,但是看着那晶莹洁白飘着香气的嫩豆腐,忍不住又要吃上几块。夹起一小块嫩白的豆腐,沾着酱油辣椒面蘸料或蒜酱,在口中细细品尝,豆香醇厚,口感温润细腻,沿着舌尖爽滑入胃,老百姓会觉得比吃山珍海味还爽快!

    豆腐即经济又美味,更有“兜福”之意,原来豆腐里包含着寻常百姓对美好生活的真诚向往!“兜福——”记忆里乡下豆腐郎走街串巷拉长声音的叫卖声,那样悦耳动听!如今随时都能吃到豆腐,但都是电磨做出来的豆腐,吃不出记忆里那种豆腐的香味。即使在农村也很少有人自家磨豆腐了,而石磨豆腐更成为农家孩子遥远而难忘的回忆!

    岁月深处,浓浓的豆腐香飘过时光的隧道,让我回味无穷,那是一种永远难忘的家的味道,那是亲情和岁月交织的美好回忆!

 

分享
相关新闻>>

上一篇 : 暮晚
下一篇 : 梦想与故乡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