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下雪了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740 期发布时间: 2019-01-21 11:26:09 编辑:吴炳霖 责任编辑:黄智宇
雪刚下时,一点也不显眼。那空中飘下的碎雪,比雨点大不了多少,稀稀落落,一副犹犹豫豫,要下不下的样子。

    ◆邓迎雪

    雪刚下时,一点也不显眼。那空中飘下的碎雪,比雨点大不了多少,稀稀落落,一副犹犹豫豫,要下不下的样子。

    一小会功夫,再抬头,那窗外落雪已紧密起来。漫天飘飘洒洒,纷纷扬扬,像春天的落花一样轻盈,颇有些“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的味道。又像扯不断的棉絮,一大朵一大朵的棉,稠稠密密,不知要飘到什么时候。

    下雪了,世界变成了一幅流动的画。窗是画框,雪是画里的主角,如果再有几枝绿竹、红梅斜斜地伸过画框,那就更美了。

    下雪了,心情总会不由自主地充满喜悦,像遇见多年未见的老友,有些兴奋,又不知如何表达。孩子们也喜欢雪,雪在童真的世界里是最好的玩伴。打雪仗、堆雪人、滚雪球,玩得不亦乐乎。清冷的世界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雪天最适合的饮食是吃火锅。雪在窗外无声飘落,如梦如幻。亲友们围桌而坐,一锅飘着红油的鲜汤来回翻滚,冒着好闻的香气,青菜、红肉、丸子、粉条各类菜蔬摆得满满当当。大家一边说话,一边享用美食,冬日的寒冷烟消云散了。

    小时候,每当下雪,我喜欢在院子里捉麻雀。大地一片雪白,麻雀又冷又饿,我用系着绳子的小木棍在雪地里支起脸盆,洒些粮食,引诱麻雀来盆下吃食。

    那时,家里没有什么取暖设备,雪天显得异常寒冷。屋檐下结着长长的冰溜,晶莹剔透。冷得很了,母亲就从院中的柴禾垛上抱几把豆秸秆,在堂屋中间烤火。

    初中以后,我终于知道用功读书。有多少个雪夜,我在灯下苦读。

    如今,每逢下雪天,我最喜欢拥被读书。雪花自由自在地飘落,世界变成了一首诗。我在温暖的室内,静心读书,只觉唇齿有香,内心充实。读书累了,起身走到窗前,看外面已是白茫茫一片,一种淡淡的岁月静好的喜悦,不知不觉地漫上心头……

分享
相关新闻>>

上一篇 : 走进腊月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