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竹 韵

◆李职贤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772 期发布时间: 2019-03-11 10:59:22 编辑:骆容 责任编辑:黄智宇

竹子是人类拜上天所赐的造化,注定要成为人类的宠儿。

    竹子是人类拜上天所赐的造化,注定要成为人类的宠儿。

    家乡素来享有竹子之乡的美誉,所有人家的屋前屋后,都种着婆娑如浓云的竹子,有绿竹,有麻竹(又称大头竹),有硬头簧等,绿竹居多。竹子抱团而生,经脉相通,一丛丛,一簇簇,挨挨挤挤,成为客家人团结向上、坚忍不拔的象征。

    竹子全身是宝,倾其一生,将带给人们的作用和好处发挥到极致。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这是苏东坡的名句。因为喜欢竹子,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足见诗人爱竹之情之切、之深。对家乡人来说,竹子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做成竹制品,一来卖钱,二来自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竹子是家乡人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或依靠编织竹制品卖钱,或直接出售原竹,多少帮补一下贫苦的生活。彼时,对家乡人而言,“不可居无竹”是道伪命题,与雅兴无关。

    父亲是个做竹篾的好手。先将竹子削成篾片,随着篾刀的挥动,一根根篾片很快就堆了一地。父亲将带皮的篾片,编织成筛子、簸箕、菜篮、鸡笼、鱼篓和箩筐,将不带皮的韧性不足的篾片(俗称篾骨),编织成篱笆门或晾晒菜干的晾器。

    如今,家乡人生活富足,种植竹子并非受雅兴所驱,主要为了防风固土、装饰一方风景。

    竹子的成长过程历尽艰辛,它们不择地势,不选土质。春雨潇潇中,一根根稚嫩的青笋,铆足劲儿,满怀成才的梦想和向往,钻出坚实的厚土,推开压顶的巨石,一息尚存,誓不低头,向上,向上,一天天崛起和茁壮,潇洒倜傥,与鸟儿低语,陪清风谈心,跟皎月弄影,和雨露嬉戏。只要时间充足,从出生到成材,只须一年半载,便可奉献一生。子生孙,孙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仿佛倏忽之间,竹林顿成。

    “梅兰竹菊”四君子,竹傲列其中,“梅松竹”岁寒三友,竹同样不甘落后。在我看来,无论四君子还是三友,竹子的表现最抢眼,最值得称道。梅,凌寒绽放,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可惜花期不长,只能灿烂一时;菊,等到立秋,日照时间缩短之后,才开始花芽分化,孕育花蕾;兰,尽管一干数花甚为艳丽,但往往只能盆栽,过于娇气、矫情;松,貌似耐寒,北风凛冽中,却落下满地松针,俨然向寒冬妥协、求降。而可敬的竹子,身材挺拔,婀娜多姿,不媚不俗,不惧酷暑,不畏严寒,凌霜傲雪,四季常青,不愧为植物界的伟丈夫。

分享
相关新闻>>

上一篇 : 被阳光诠释的三月
下一篇 : 女红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