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木棉飞絮寄深情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830 期发布时间: 2019-06-03 10:22:58 编辑:杨静 责任编辑:黄智宇
五月,步入初夏,又到木棉飞絮的时节,有文友从遥远的北国来到南方,似乎不为别的,只为欣赏木棉飞絮的壮美。

◆李职贤

    五月,步入初夏,又到木棉飞絮的时节,有文友从遥远的北国来到南方,似乎不为别的,只为欣赏木棉飞絮的壮美。

    我带着他,从农讲所、海珠广场、越秀公园、白云山一路看过来,每到一处,他都停下来,细细拍照。在体育中心,他停伫于一株高大的木棉树下,对着满地飞絮痴望良久,然后拿出一个纸袋,恭敬而小心地开始捡拾雪白的花絮。

    迎着我疑问的目光,他表情凝重地说:“不作他用,只是带回去给家父看看而已。——家父退伍后,在广州一家船厂工作过一段时间,调回老家后,一直对木棉花念念不忘、尊崇有加,在他眼中,满地落红,是战友不死的精魂,满地白絮,是纪念战友的挽联。”

    我肃然起敬,由衷地说:“木棉树,英雄树,伯父和他的战友都是南方木棉的化身!”

    “父亲曾经好几次念叨着什么时候旧地重游,到广州再看一回木棉,由于身体原因,一直未能如愿。直到去年突发急病,临终之际,仍念念不忘,深以为憾,直到我再三承诺,将来一定代表他看一回木棉,并拾取一些花瓣、花絮回来。”

    说到这里,文友双手微颤,两行热泪悄然溢出眼眶,点点滴滴,落在掌心的花絮上。

    我不曾想到,文友打老远过来欣赏木棉花的背后,竟有这样一段令人肃然起敬的来历,不由地,想起木棉的前世今生来。

    今人爱木棉之美丽,古人也未能免俗。有关木棉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东晋,当时,著名的炼丹家、医药学家葛洪在《西京杂记》这样介绍:西汉时期,南越王赵佗向汉帝进贡烽火树——木棉树,“高一丈二尺,一本三柯,至夜光景欲燃”。而最早称木棉为“英雄”的,是与屈大均、梁佩兰一起,被称为岭南三大家的清初诗人陈恭尹。他在《木棉花歌》中这样描述木棉:“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在他之前,杨万里也曾撰成佳句:“却是南中春色别,满城都是木棉花。”

    木棉的药用价值也不容小觑。据《本草纲目》记载,它的根、茎可制成镇痛剂和收敛剂;汁液可以治疗痢疾;将它的根皮、茎皮和刺磨成粉,制成药膏,可以治疗粉刺;将花朵晒干,煮粥或者煲汤,可以解毒清热驱寒去湿;木花絮可做成枕芯,对头部不无裨益。

    徜徉在街头,木棉花随处可见,它像一位温情的母亲,身姿挺拔,雁列路旁,从柔弱的花草中脱颖而出,欲与天空试比高,躯干如钢铸铁浇,虬枝四逸,俨然手持画戟的古代勇士,威武,凛然,睥睨天下,好像准备赐与人们神秘的力量,成为南方人胸襟如海、勤劳务实、敢为天下先的象征。

    每年三四月间,木棉花开气自华,花朵大如杯盖,花冠分成五瓣,呈橙红色或橙黄,花萼呈黑褐色。从早到晚,都有一些鸟雀在枝头跳跃、鸣啭,汲取花蜜,微风吹拂中,一些花儿脱离母枝的牵绊,雍容坠落,砸地有声。到了五月间,长成白色、长椭圆形的蒴果相继爆裂,附在内壁的绢状纤维随之释放,片片飞絮从天而降,如凤凰磐涅,诗意而浪漫。飞絮飘竣,绿叶登场,绿衣是木棉的衣裳,吐气如兰,从夏披到秋,从秋披到冬。

    有人喜欢木棉花开的艳丽,有人喜欢木棉飞絮的壮美,不一样的过程,拥有不一样的美,不一样的美,喻示着不一样的意义。

    文友带着一个老兵的心愿回去了,当铁翼呼啸着冲向蓝天的瞬间,他可曾看到英雄木棉挥动的铁臂?

分享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