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童年的山荷叶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864 期发布时间: 2019-07-22 10:09:35 编辑:杨静 责任编辑:黄智宇
小时候,父亲经常从山里采回一种绿色茎秆的植物,山里人俗称它叫“大脖颈子”,那是我童年时最喜欢吃的“水果”。后来才知道它还有一个雅致的名字叫山荷叶。

◆张西武

    小时候,父亲经常从山里采回一种绿色茎秆的植物,山里人俗称它叫“大脖颈子”,那是我童年时最喜欢吃的“水果”。后来才知道它还有一个雅致的名字叫山荷叶。

    记得小学四年级“六一运动会”前一天,父亲第一次带我进山林采山荷叶。在乱石嶙峋的山谷和潮湿的林下,一片片绿色的大叶子映入眼帘,一根根翠绿的茎顶着一个个绿斗篷,形似荷叶。如果说池塘的荷叶是娉婷的少女,温柔细腻;那么山荷叶就是朴实的山里孩子,粗糙壮实。在林下石边,山荷叶随处扎根生长,仿佛一群山里孩子,不惧环境恶劣,不管地势险峻,它们只管手牵手,伫立在风中,即使树木和乱石分隔,依然手举绿伞,遥遥相望,一棵棵,一簇簇,一片片……翠绿欲滴的翠盖连成绿色的海洋,不免让你联想到“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壮观。

    山荷叶碧绿一片,微风拂过,高低起伏的山间便荡起了碧波。高耸的树木间隙投进斑驳的阳光,梦境一般,这就是山林中最原始的自然风光吧!那时没有感受到美,倒是那一片片绿斗篷下粗实脆嫩的“大脖颈子”,让我眼放光芒,馋涎欲滴。

    父亲嘱咐我说,太细小的不成熟,茎皮上有麻点的太老,都会酸涩难吃,要挑粗壮嫩滑的采。我采了几棵,先去掉大叶子,从根部撕开茎皮,就露出饱满晶莹的肉质茎,咬一口,脆嫩爽口,酸甜多汁。我一口气吃了好几根,吃够了,然后开始跟着父亲一起采,只一会功夫就装满一背筐。后来又采了山葡萄秧和酸溜溜,我背着一小筐,父亲一大筐,父子俩兴高采烈地钻出山林,满载而归。

    岁月如梭,时光飞逝,转眼当年的山里孩子也做了父亲。前几天,我在街上看到有卖山荷叶的,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赶快买了几根,拿回家给儿子品尝。谁知儿子吃了几口,皱着眉头嚷道,又酸又苦好难吃,比香蕉苹果差远了!然后把手里的山荷叶推给我。

    我的心里忽然感到莫名的伤感,童年的山荷叶凝聚着山里人的亲情,沉静得如山里的风一样,让人不可琢磨,又纯净清澈得让人心里落泪!如今,心中那种山荷叶的情怀,或许只能成为童年的回忆了!

分享
相关新闻>>

上一篇 : 夏日话扇
下一篇 : 流淌在心底的情节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