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 文艺频道> 彭水文学

母爱的颜色

来源:彭水日报 第 1988 期发布时间: 2020-01-19 09:58:58 编辑:杨静 责任编辑:黄智宇
冬雪夏萤,春花秋月。东流逝水,叶落纷纷。望天上云卷云舒,看庭前花开花落。时光流逝,四季翩跹,点染了一幅五彩缤纷的母爱图。

◆易婷婷

    冬雪夏萤,春花秋月。东流逝水,叶落纷纷。望天上云卷云舒,看庭前花开花落。时光流逝,四季翩跹,点染了一幅五彩缤纷的母爱图。

    淡绿

    曾记否,小时候记忆中母亲是娇嫩靓丽的,有着红晳红润的肌肤和柔似春水的笑靥。那时母亲喜欢与我嬉戏,带我游戏在这庭中的“百草园”。共同探索布满苔藓的青石板,望盘根错节的藤蔓,漫步在古朴小镇,母亲的大手紧握着我稚嫩的双手,那时母亲有着坚实的背脊和爽朗的笑声。

    小时候,母亲的爱像春风,是柔软舒适的,给我无限的依恋和新意,那时的母爱是淡淡的绿色。

    金黄

    “上学要听老师的话,知道吗?”时光流逝,我已背着厚重的书包承载着希望出航。而母亲的眉心不再紧蹙着而有些许舒缓。早晨起床,看见母亲在熬粥,温润的米粒被浓稠的汤汁包裹,锅盖不停地从锅上腾起,溅起的星沫让母亲迷了眼。

    上学以后,母亲便是这样日复一日地早起,只为了让我有一碗金黄的粥,是母亲用她美丽的韶华换我求学路上的安康。

    深红

    岁月忽已暮。年龄增长,进入青春期的我们处处与母亲对着来。我甚至指责母亲:“你根本就不爱我!”母亲忽的就模糊了双眼,半晌才吐出一句话“妈妈一直都是爱你的啊!”

    是啊,母亲一直都是爱我的,否则她怎么会佝偻了背?又怎么会模糊了眼?母亲的眼中不再充满光华而是疲倦,我质问的话语深深刺痛了母亲的心。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她的缘分就是今生不断地目送她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她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她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分享
相关新闻>>

上一篇 : 坐对一窗绿
下一篇 : 四季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