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文艺频道>彭水文学>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文艺频道>彭水文学

槐 花

彭水日报2026发布时间:2020-04-1311:25:57杨静黄智宇
故乡的四月,山野宣泄着密密匝匝清脆的新绿,塬上一棵棵槐树刚刚萌发嫩芽,就被一簇簇、一丛丛的槐花竞相争春。顺着村口望去,漫山遍野都是雪一样的洁白,整个山村笼罩在槐花的圣洁里,熏风飘过缕缕花香,跑出山里孩子们欢快的时光。

◆ 宋伯航

    故乡的四月,山野宣泄着密密匝匝清脆的新绿,塬上一棵棵槐树刚刚萌发嫩芽,就被一簇簇、一丛丛的槐花竞相争春。顺着村口望去,漫山遍野都是雪一样的洁白,整个山村笼罩在槐花的圣洁里,熏风飘过缕缕花香,跑出山里孩子们欢快的时光。

    四月如春天槐花一样充满馨香,弥漫着过往的回忆,就像清明过后的溪河,日夜不停地绕村浅淌,把山村的时光缠缓地流进润澈的心田,使我一生都无法忘怀,那些伴随我童年的槐花,永远都留在记忆中。

    记得儿时,那是“大集体”的年代,山里四月的农家虽逢值青黄不接,但人们依然能把春荒的日子过得盈殷充实。每家每户仅靠槐花充食填饥,可想当时生存的艰难。看似不起眼的槐花,却补给出翻新的生活,温暖而清新。

    晨曦初露,大人们赶早下地出工,披着清新的阳光,和着婉转鸟鸣,伴着山音召唤,孩子们便跟着大人来到山坡上、田埂边、小溪旁,爬上老槐树,或干脆站在地上够着槐枝,捋下一串串槐花,不一会儿,就装满了一萝一筐,兴高采烈地背回家,一路山歌,一路笑声,幸福的心情被这槐花装得满满的。

    采回家的槐花,经父亲认真的水洗,再过母亲的掌厨,一碗清香,嚼出大山的味道。母亲做山里人常说的槐食时,总会变换一日三餐的吃法,水煮凉伴吃,野菜混炒吃,伴薯面蒸吃,玉米面包馍吃,米粥杂锅吃等等,不同的做法,能吃出不同的香味。让人不仅吃到春天的新鲜,也吃出了日子的饱满。

    仲春时节采回来的最多,每家都会吃不完,便把槐花水煮后,放在村场上晒干收藏起来,等到夏秋接着吃。若遇到阴雨天,人们也尽量少采,吃剩有余后,会想出法子,水焯晾干,拌上咸盐,加些生姜大葱,用瓦罐腌制起来,腌吃槐花味道更是别具一新。

    在我长大后,从书中才知道,槐花不仅清香甘甜,富含维生素和多种矿物质,有着非常高的营养价值,而且还有清热解毒、凉血润肺、消炎镇痛、降低血压、强化血管、预防中风等功效,能治疗肠风便血、肝火头痛、目赤肿痛、喉痹失音、痈疽疮毒等病症。在今天看来,槐花无疑是食药之宝了。

    四月和谐地包围着山村。槐花属于大山,也属于清明时节。在忍饥挨饿的时代,大自然似乎特别恩赐贫穷人家,槐花给予了山里人生活的救接。每到吃饭时,人们总习惯坐在村井边,三五成群随便一围,饭菜里尽是槐花清香,盛满饭碗里的幸福,连笑声也是香甜的。

    转眼四十多年过去,随着山里的开发,早已没了槐树,再也闻不到槐花的清香,一坡一坳尽是桃树果林,在四月里披绿开花挂果。如今,经济改变了山里人的生活,而童年那采摘槐花的场景,只能尘封在过往岁月里,成为一生留住乡愁的难忘记忆。

分享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