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热点专栏>印象彭水>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热点专栏>印象彭水

苗寨“隐藏”500年 今获“重生”展新韵

发布时间:2021-08-1009:44:05彭水彭薇彭水彭薇

重庆彭水网特约记者 杨 敏 文/图)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打开《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扩展项目名录》,“苗族民歌”四字映入眼帘。

 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鞍子镇罗家坨苗寨是苗族民歌的发源地之一,也是“重庆市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家族式苗寨”。

 这个曾经养在深闺500年无人识的深山苗寨,如今已经走上了文旅致富之路,成为“全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全国乡村旅游扶贫试点村”“重庆市第一批历史文化名村”和国家级3A景区。

意外发现古庙寨

意外的发现,往往来自于不经意间;不经意的发现则往往有着意外的惊喜,而惊喜里往往有着美丽的东西。2008年3月23日,重庆市黔江区武陵都市报记者到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鞍子乡采访石磨岩石林。石磨岩石林位于悬崖上,有的像动物,有的似壁画;有的像河床,有的如峰林。千姿百态,各具特色,让人目不暇接。其中一礅岩石形如苗族人推碾苞谷、豆腐的石磨而被称为“石磨岩”。“石磨”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实乃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石磨岩石林是以“石磨岩”命名的。石磨岩位居石林之中,且从石林中凸起,犹如众星捧月。

2008年3月23日拍摄的石磨岩石林一角。

“鞍子乡有没有像农家院落的苗寨?”武陵都市报记者结束采访,准备离开鞍子乡时问向导、时任鞍子乡纪委书记的任廷国。“有罗家坨苗寨。”任廷国回答道。 于是,武陵都市报记者坐上任廷国的摩托车,朝罗家坨苗寨驶去。初春时节,山里的李花、桃花已绽开花蕾,风里飘着花香。路是机耕道,坑坑洼洼。一路颠簸,一路芬芳。摩托车行驶五六公里后,停在一个山坳处。站在山坳,罗家坨苗寨出现在了眼前。

“隐藏”山中500年

山中苗寨似仙居,藏在“深闺”人未识。罗家坨苗寨位于鞍子乡新式村4组一个山凹里。山凹呈锅状,深约五六十米,“锅底”约有3万多平方米,全是农田,就像一个巨大的足球场。民居围着“锅边”依山而建,呈梯级分布,形成一个圆圈,宛如足球场的看台。

2008年3月23日拍摄的罗家坨苗寨。

民居全是木质结构,没有一间水泥、钢筋结构的现代建筑。有吊脚楼式,有全封闭四合院式;有半封闭厢房式,有撮箕口式;有一楼一底,有两楼一底,有三楼一底。各式各样,结构对称,一栋挨着一栋,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构成苗族建筑的“百科全书”。

“这些民居无论是架梁还是装壁,无论是穿枋还是斗榫都找不到一铁一钉。”任廷国介绍,罗家坨是罗氏村民的家族苗寨,因寨里村民全是罗姓而得名。居住着57户、257个苗族村民。

武陵都市报记者了解到,罗家坨苗寨所在地曾是川湘通道的一个“歇脚点”,也是彭水郁山盐流向湘、鄂、黔的商贾通道。

据介绍,罗氏家族原居江西。500多年前,罗氏家族落难,罗家先祖罗道蒙带着家族逃往四川避难。几经流离转徙,罗氏家族在一个夏天逃到了与鞍子乡接壤的梅子乡麒麟村小井溪。

小井溪青蛙多。夏夜里,一片一片蛙声汇成一阵阵喧嚣,一直吵到天亮,让人睡不着觉。喜欢安静、清闲的罗道蒙又带着家族迁到距小井溪不远的骡子园。到骡子园后,连下几天暴雨,龙洞里的洪水猛涨,奔腾的洪水如狮吼虎叫,让人感到有些恐惧。罗道蒙只得再度搬迁,来到了鞍子乡的罗家坨。罗家坨位于群山之间,地势呈锅状。人居“锅底”周边;“锅底”平坦,可开成耕地;“锅边”形成围墙状,构成与世隔绝的院落。

坨,在苗语中是窝凼、小坑的意思。罗道蒙认为罗家坨是柴方水圆的“风水宝地”,便定居下来,并将这窝凼、小坑以罗姓命名,取名为罗家坨。后来,罗道蒙的妻子生了4个儿子,即第二代罗国孝,罗国林、罗国清、罗国贤。除罗国贤分支搬至酉阳县龚滩居住外,其余几支世代居住于罗家坨,至今已延续17代,有500多年历史。

苗族习俗未改变

“山歌不唱哟,就不开怀哟;磨子不推哟,转不过来哟……”武陵都市报记者走进罗家坨苗寨时,春耕的村民在一边劳作,一边唱着苗歌。“罗家坨苗寨保存着完整的苗族民间文化,村民们把祖先能歌善舞的秉性沿袭得原汁原味。”任廷国介绍,寨里一直保持着苗族独特的婚恋、丧葬等风俗习惯。逢年过节时,村民们还聚集在一起表演苗歌对唱、玩龙灯、踢毽子、踩花山等苗族特色的民间艺术。

2021年7月15日, 罗家坨苗寨村民在演唱国家级非遗项目《鞍子苗歌》。

寨子里有两个女苗歌手,两人同名同姓,都叫李绍仙,都是罗家的媳妇。大李绍仙69岁,小李绍仙63岁。两个李绍仙告诉武陵都市报记者,她们一口气可以唱10多首苗歌。她们的苗歌三天天夜也唱不完。其实,罗家坨苗寨的每个村民都是山歌篓子,说唱就唱,一唱就不松劲。

武陵都市报记者看到,寨子里保留着苗族原始的生产劳作方式。苗族祖先创造的石磨、风车、碓窝,家家都有。村民们运输生产、生活资料大多是用背,不用挑。干货用竹编的背篓背,水货(包括粪水)则用木桶背。为了一次能多背一些东西,背篓和木桶都制作得要高出人头一大截。

村民家的堂屋里都搭建有一个台子,高约50公分,方圆约4米。村民称为“火铺”。火铺正中是个火塘,火塘内架着一个铁三脚,铁三脚上放着用来煮饭的鼎罐。火塘四周摆着用稻草编制的草凳。

村民介绍,火铺主要是用于冬天烤火和做饭。一边烤火,一边做饭。一举两得,还节约了柴禾。

武陵都市报记者了解到,500多年来,罗家坨苗寨的村民一直是和睦相处,父子之间、婆媳之间、母女之间、邻居之间从没有发生过争斗的事,哪家有个红白喜事,都是主动上门帮忙。

开发保护获“新生”

2008年3月27日,武陵都市报在第6版刊发《罗氏院落:重庆境内最大的家族苗寨》的报道。几天后,时任彭水县领导前往罗家坨调研。随后,保护和开发罗家坨苗寨的工作开始启动。

2016年,中央外事办定点帮扶彭水县,对罗家坨苗寨分三期进行了特色村寨提档升级改造。几年来,通过全面实施人居环境整治工程,对民居进行改风貌、改厕、改厨、改圈舍,对庭院进行净化、绿化、亮化、美化,并配套建设水、电、路等基础设施,罗家坨苗寨的居住环境和卫生条件得到彻底改观。

同时,结合农旅、文旅融合,在寨内打造了苗族文化、农耕文化、田园文化和稻田文化等4个主题区,形成了集观光、旅游、娱乐、体验、民宿等为一体的乡村旅游示范点。从此,罗家坨苗寨获得“新生”,向世人露出了美丽的“脸庞”。

2021年7月15日,罗家坨苗寨村民在荷塘步道散步。

这些年来,鞍子已撤乡为镇,罗家坨苗寨先后被评为“全国首批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全国乡村旅游扶贫试点村”“重庆市第一批历史文化名村”和国家级3A景区。

让罗家坨苗寨人更为自豪的是,发源于罗家坨苗寨的苗族民歌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罗家坨苗寨被重庆市人民政府命名为苗族“民歌之乡”;起源于罗家坨苗寨的踩花山节,被列为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并成为彭水县“一节一赛”的“节”,即中国乌江苗族踩花山节和中国彭水水上运动大赛。彭水县已连续十年举办“一节一赛”,成为彭水县规模和影响力最大的文旅活动,助力旅游业形成了彭水县的第一支柱产业。

古老苗寨变景区

2021年7月15日,当年采访罗家坨苗寨的那位武陵都市报记者在时隔13年后,再次来到罗家坨苗寨。

2021年7月15日,绿水青山环抱着鞍子镇罗家坨苗寨。

当年通往罗家坨苗寨的机耕道变成了宽敞的水泥路;当年停放摩托车的山坳建起了旅游车停车场,修建了高大的寨门;当年破旧的木屋修葺一新;当年的田坎路变成了休闲步道。荷塘里的荷花、游览步道两旁的黄金菊,把苗寨装扮成了花谷。“罗家坨苗寨13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家院落变成了旅游景区,让人有恍如隔世之感。”武陵都市报记者赞叹不已。

“记者同志,快来坐、喝茶。”来到福禄山庄农家乐,主人罗万禄十分热情。“当年你采访过我的父亲,还给父亲照了相。”罗万禄说,苗寨开发后,多年在外打工的他就辞掉工作回家,把几间木屋整理出来,第一个在寨里开起农家乐,农家乐以他和兄长的名字中的“福”“禄”命名。“我这农家乐每年有10多万元的收入,父母给我和兄长取名希望的‘福’‘禄’真正来到了我的家 。”罗万禄说起寨子的开发给他家带来的变迁,一脸的喜悦。有一年的“五一”小长假,罗万禄的农家乐就收入了两三万元。“在家挣的钱比在外打工挣的钱还多,又能照顾到父母和妻儿,安逸得很。”罗万禄说。

当天,罗万禄80多岁的父亲不在家,到鞍子集镇赶场去了。“父亲去赶场历来是走路。不要我开车接送。父亲说,走路等于锻炼腿脚。现在日子好了,父亲盼望多活些年数,多看看好光景。”罗万禄说。

农家吃上“旅游饭”

让同样开农家乐的村民罗星付感到高兴的是他家接待过外国人。武陵都市报记者到罗星付的农家乐时,他正在招呼4桌游客。60多岁的罗星付和家人忙着炖猪蹄、打糍粑、推豆腐,顾不上和记者说话,让记者自个看挂在墙上的他和老外的合影照。

2021年7月15日,游客在罗家坨苗寨农家乐吃桌桌饭。

几年前,几个英国人来罗家坨苗寨旅游,原本只打算看一看就走。结果老外们被苗寨优美的自然环境、特有的苗族建筑和独特的民族文化迷住了,就在罗星付的农家乐住了下来,一住就是好几天。

离开罗家坨苗寨时,老外们依依不舍,说以后还要再来。老外们回国后,把他们与罗星付一家的合影照片冲洗出来,寄给了罗星付。“做梦都没想到,我们这个窝凼还会有外国人来旅游。”罗星付说,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个种了一辈子地的农民能吃上“旅游饭”,还能用糍粑、豆腐、腊猪肉这些土货赚外国人的钱。

“过去我不敢扩大养蜂规模,怕蜂蜜不好卖。现在,只要蜂蜜一出来,就被游客抢完了,而且价格也卖得好。”寨里的养蜂能手罗兴万说,如今他已养蜂100多群,每年的蜂蜜收入有五六万。

武陵都市报记者在罗家坨苗寨的所到之处,听到的是村民对党和政府的感恩,看到的是村民脸上幸福的笑容。据了解,这些年来,罗家坨苗寨每年有近10万人次来旅游,罗家坨苗寨成了旅游网红打卡点。

全域开发成品牌

在鞍子镇,除罗家坨外,还有石磨岩、木瓯水苗寨,这三个苗寨相距不远,且都是传统村落,如同串在一起的3颗珍珠。

“为进一步做好统筹保护、利用与发展的关系,立足传统村落的农旅、文旅融合发展定位,鞍子镇将对罗家坨、石磨岩、木瓯水三个传统村落采取集中连片保护发展措施,在保持村庄的完整性、真实性和延续性的基础上,形成‘三位一体、全域开发’的乡村旅游格局,结合民族特色文化优势,打造‘鞍子苗寨’品牌。”鞍子镇党委、政府负责人告诉武陵都市报记者。

离开罗家坨苗寨时,武陵都市报记者看到13年前采访过的两位同名同姓的女歌手李绍仙在给游客唱苗歌。大李绍仙已82岁,小李绍仙已76岁。她们虽然年岁已高,但身体硬朗、精神矍铄,还是每天歌不离口,歌声还像13年前那样美妙、悦耳。

“过去我们唱歌是自娱自乐,现在是唱给游客听,为苗寨的旅游发展出一把力。”大李绍仙说。

“山歌不唱哦,就不开怀哟……”两位同名同姓的两位老人又唱了起来。这歌声唱出了罗家坨苗寨人对幸福生活的赞美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古老的罗家坨苗寨必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分享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