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首页>文艺频道>彭水散文>
§当前位置: 彭水首页>文艺频道>彭水散文

院 落

张彦英发布时间:2021-09-0610:52:56骆容黄智宇
被誉为中国近代建筑之父的梁思成说:对于中国人来说,有了一个自己的院落,精神才算真正有了着落。

被誉为中国近代建筑之父的梁思成说:对于中国人来说,有了一个自己的院落,精神才算真正有了着落。

长在乡下的人大都有个属于自己的院落。院落里或许有一棵树,枣树、桃树、石榴树、梧桐树、海棠树、柿子树、梨树,都有可能。或许还有一口井,压水机一脸严肃地站在上面,随时准备抽上来甘甜凉爽的水。旁边自然少不了一畦菜地,种一溜葱,栽几颗蒜,给西红柿和黄瓜搭上架子……还有鸡呢,散养着,随便溜达着找虫吃,偷粮食吃,钻到屋里搞破坏。

回家,归乡,其实就是回到那个普普通通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小院落里,神奇的是,前脚刚踏进去,立刻就心安了,世界就云淡风轻了。这个院落仿佛一个人儿时的摇篮。累了,在院落里坐一会儿,发发呆,看着那棵当年自己亲手栽下的枣树,已是高过房顶,粗壮了许多,很有成就感。抬头看天空上悠悠飘过的云,飞机飞过留下的“长尾巴”,黑点一样的飞鸟一闪而过,多熟悉,多梦幻,好多儿时的关于未来的想象都还在里面,一点儿没变。

搬几把小凳子、小马扎摆在院落里,它们都有些年头了,一点点被磨去了原本的色调,磨光了边边角角,像是被岁月盘过的艺术品。亲人、邻居们随意坐下,沏一壶茉莉花茶,用乡音聊天,聊地里的庄稼,院子里的鸡,有一搭没一搭,你就眼睁睁地看着树的影子在脚下一点点挪动,一点儿也不慌乱,总觉得有趣。

院落是一个有魔法的容器,把偌大的故乡浓缩进去,不仅保存好,而且保着鲜,不信,你在院子里喊一声:“娘——”一瞬间,全身微颤,心底温暖,似是电流通过,那是时光的小手在挠你的心。拿起墙角的竹扫把,你扫院子里零零散散的鸡屎和落叶,也是一瞬间,眼眶一热,心有戚戚焉,然心戚戚矣。院落,从未责怪你,更没有忘记你,它等你回来,可是一日,亦可一月,甚或一年,三年五载……你为当年心意决绝的逃离感到羞愧,又有树回归泥土,鱼回归源泉的安全和释然之感。

不用疲于奔命,不用装模作样,有粮有菜,有闲有趣,踏实地在院落里坐一会儿,这一坐就是一天,似是一生,倏忽而过。院落,大概就是一个人的精神着落。


分享
相关新闻>>

秋天来了

手机阅读    |    返回首页